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
合租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『收藏到我的浏览器』

风流推销员-第38部分

快捷操作: 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,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,可使用上方 "收藏到我的浏览器" 功能 和 "加入书签" 功能!





“王大哥”虽然并不是英俊型的帅哥,但身材却异常完美,平和的相貌,自信的神态,落落大方的气度,让温雀暗暗有些窃喜:现实中的王林,竟与她这两天只凭声音幻想“王大哥”的气质隐隐相合,相差不大!



温雀红着脸小声道:“王大哥,谢谢你,那天晚上你把蛇毒吸得非常干净。医院给我注射血清后,只住院观察了两天,我就出院了。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

看到温雀羞怯不胜的样子,王林不禁心中一荡,也想到了那晚的香0艳场景,五个手指头竟悄悄动了动,似乎手上都还留有那晚的滑柔香软的感觉。



鬼使神差,王林不知为何,竟冲口而出语重心长道:“那就好。还有,温雀,记住以后不要憋尿,憋尿对身体,不,不,不好!”



说到最后两个字,王林才猛地醒过神来,差点一口口0水将自己呛死。屋子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,两个人的脑袋都几乎垂到了胸口,作默哀状!



谁也不敢抬起头来,生怕看到对方此时的样子,也生怕对方看到自己此时的样子!



正文 第95章 旧梦重温



不知过了多久,难堪到极点的沉默中,温雀的声音幽幽响起:“王大哥,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色了。那天晚上你最后说的那句话,我后来想起是什么意思了,你怎么会有那种想法,好羞人!



王林心中一阵剧跳,那晚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,王林当然不会忘记,可是温雀在这么尴尬的时候,竟然会主动提起那句话。她是什么意思?她不怕气氛更加尴尬,两人会更加下不来台吗?



王林他试探着问道:“温雀,那晚我说过什么话?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

一阵沉默后,温雀竟真的又开口了:“王大哥,你说,你说,我那里有些脏,你想帮我洗洗!”



话声一落,王林就听到“嗯唔”一声。抬头一看,只见坐在沙发另一头的温雀双手紧紧捂住脸,整个身子都软倒在了沙发扶手上,居然还浑身都在轻微地颤抖!



看着软倒在沙发,羞得连皮肤都变得纷红的温雀,王林是真的震撼了,他真想大声问一句:姑娘,既然你是如此害羞,为何又要故意提起那些羞人的话,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吗?



王林哪里知道,因为出身于特殊的家庭,温雀从小到大,家教极为严格,她也循规蹈矩,从不越雷池一步,是家人眼中的乖宝宝,老师眼中的好学生。



温雀长大到21岁快大学毕业了,说她连男人的手都没拉过有些过分,但以她如此出众清纯的相貌,身后成排成连的追求者,她听从家里的教育,大学毕业前不谈恋爱,至今没有交过男朋友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

谁知在声溪河的黑夜里,连男生的手都没拉过的温雀,却被王林摸遍了她的大、腿和pi股,还在她的大腿和pi股上又是亲,又是吸。



连睡衣都是最保守的样式,在同寝室的室友面前都没有课露过身体的温雀,却被王林把她的下、身都趴光了,还抱着她撒了一泡尿。



王林甚至还翘起他的坚、硬,顶住温雀的Pi股缝。如果不是救援队来得及时,王林甚至还想耍流氓,借口清洁,实际上就是想要玩、弄温雀的小妹妹……



沮雀每每回忆起那晚发生的事情,竟非常震惊地察觉,除了羞愧之外,她竟然对那晚王林的所作所为,丝毫也不反感。反而一想到王林对她做过的事情,就有一种打破牢笼,冲破禁忌的强列快、感。、



乖乖女,我当了21年,当够了!好学生,我当了16年,当够了!



学习期间不要谈恋爱,男人都是看中你的相貌,看中你的家庭,他们没有真情实意。



可是,那晚和“王大哥”这个男人接触,是那么令人羞怯,却又是那么令人心弦颤动,只要一想起来,自己就还想试试在男人手中颤栗的滋味!



正因为这样,就和王林鬼使神差说出那句话一样,难堪的沉默中,温雀竟然也鬼使神差,顺着王林的话说出了令她自己都差愧难当,骨软筋酥的“流氓话”。



王林有些想不通温雀的怪异表现,可现在己经算得上花丛老手的他,也绝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王林挪动pi股,悄悄坐到温雀身边,俯身轻轻对着温雀晶莹染上红、晕的耳朵吹着热气:“温雀,我帮你检查一下伤口,看看好没有,好不好?”



王林目不转睛地盯着温雀,一会儿,温雀竟然真地捂着脸轻轻点了点头!



王林又是惊喜,又是震惊:记得那天晚上,自己没有在沮雀身上使用暖流呀,为何温雀会主动送上门来,让自己占便宜?难道自己经过暖流的洗礼,对女人的吸引力已经强列到了逆天的程度?



王林一边在脑子里YY,一边吐出一点she尖,在温雀晶莹芬红的耳垂上轻轻舔拭,一只手也从温雀的连衣裙口下、面伸进去,修长的五指滑过小腿、膝盖、大、腿,重重地覆盖住那腻滑得惊人的浑、圆小pipi,就像那晚一样,顿时感觉满手软香,弹性惊人。



温雀一声“嗯泞”,嘴里发出歌唱般的娇吟:“王,大,哥!



今天可不是救人,为了顺利达成自己的目的,王林当然用上了自己的大杀器。暖流在他的手心流淌,一丝微弱的热气在手指尖缠绕,不断地,温柔地撩拨着温雀颤栗的肌肤。



沮雀已经感觉到,今天王大哥的抚、摩与那晚完全不同,充满了yu望和挑、逗,她想退缩,她想逃离。可是,王大哥的那只手仿佛有魔力,当他的手心抚过哪里,哪里的汗毛就直立起来欢呼、颤栗!



特别是王大哥的手掌停在自己羞人的小pipi上之后,在他肆意揉、搓之下,自己的小pipi就好像要融化了一般,发热,发软,发酥,发氧!



而且,王大哥的嘴巴,还从自己的耳朵标到了自己的脖子上,现在又标到没有捂住的嘴角边了。王大哥呼出的味道像木香,像花香,又似乎什么都不像,就是只属于王大哥的特别味道。



这,就是男人的味道吗?好好闻,好让人陶醉。



温雀的手颤抖着悄悄从脸上移开,摸到了王林的眉梢眼角,两人鼻子里呼出的股股热气,混合到一起,仿佛化成了催qing剂。两张嘴唇无可避免地碰到了一起,火山爆发一般,猛地张开紧紧地吻住!



正在这时,房门竟然被人猛地撞开,一声怒吼猛然响起:“温雀!”



正文 第96章 咱们继续



王林和温雀赫然分开,只见去而复返的秦阳站在门口,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王林就破口大骂:“他Ina的姓王的,你他ma算什么东西?开一个小破公司,当一个小破老板,就不知道天高地厚,竟然敢跟我秦阳抢女人!我看你他ma活腻了,不知道死字怎么写!”



从小在农村长大,没有母亲管教的王林打架偷狗的事没少干过,从来就不是善茬,不惹事,却绝不怕事惹自己。听到这条疯狗的狂骂,一个箭步抢上去就是重重一巴掌。



“啪!”



脸色苍白,双眼无神,一看就酒色过度的秦阳哪是王林的对手,顿时被打得在地上转了一个圈,拉着门框才没有倒下去。



王林一声怒吼:“哪个石头缝崩出来的疯狗,滚!再在老子的地盘上发疯,老子打得你妈都认不出你来!”



温雀被王林的爆怒吓了一大跳,连忙跑上来拉着王林的胳膊,不准他再动手。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,表情却异常冰冷地对秦阳道:“秦阳,我早就说过,我们不合适,我绝不会和你谈朋友的。我以前不是你的女人,以后也不会是你的女人。你走吧,不要再借着秦f白伯的名头在外面无事生非,到处惹事。”



秦阳捂着被打的那边脸,手指发抖,难以置信地指着王林的温雀,突然哈哈狂笑道:“温雀,我秦阳追了你整整三年,你都还这么绝。清。好,算我们秦家高攀不上温家,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!不过,姓王的小子,这一耳光老子记住了,咱们的事没有完!小子,好好洗干净Pi股等着被草吧!”



生怕再吃眼前亏,撂下狠话之后,不等王林挣开温雀追上去,秦阳就一溜烟摔门而去,眨眼间就不见人影!



王林有血性却并不莽撞,从一些细节就看得出来,温雀的家庭背景不简单,这条疯狗敢耍赖一般追求温雀三年,只怕背后的势力也不小。



王林问道:“温雀,这条疯狗什么来头?这么嚣张?”



温雀秀眉微皱,不屑地说道:“秦阳的父亲就是云海市委书记秦伟国。秦伯伯和楚阿姨因为四十多岁才生了秦阳,所以对他过份宠溺,把秦阳培养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花花公子,小霸王。不过王大哥,你不用担心,如果秦阳真的敢来捣蛋,你马上给我打电话。哼,到时候我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



王林又是震撼,又是吃惊。



自己刚才一巴掌把云海市第一人的儿子打了,而温雀话里流露的霸气和自信,显然表示她并不害怕顶撞云海市的市委书记,她的家庭背景,又该是何等显赫?



不过王林心里却没有丝毫后悔,反而激发了强烈的斗志。市委书记又如何,再怎么地位显赫,再过两个月就要退休了,而且就是现在,自己也并非没有手段对付。



面对温雀,王林也没有因为调戏了一个背景神秘可怕,有如公主般的神秘少女而后怕,反而心脏坪坪直跳,觉得真让温雀对自己死心塌地,才算自己游历花丛最大的成功!



此时温雀还拉着王林的胳膊,王林一转身就将温雀环在怀里,嘴角含笑道:“温雀,刚才的事被疯狗打断了没有完成,我们现在继续吧。”



因为被秦阳气得有些小脸模模的温雀被王林逗笑了,清纯精致的脸庞又染上一层红晕,双手撑在王林胸膛上,吃吃道:“王大哥,你不要老想着那些事,不要这么色行不行?让人好害羞的。”



王林嘿嘿一笑,俯在温雀耳边悄声道:“王大哥其实不色,某人一天到晚老想着王大哥给她洗那个地方,某人才是真的色!”



温雀“唔”地一声连脖子都羞红了,心里那股冲破禁忌的yu望又强列地升腾起来,王林叼住她的双唇时,她不由自主就翁开两排编贝,迎接那条温润火热的大she头。



刚才被秦阳破坏还没来得及品尝的雄0性味道,顿时充溢了整个口腔,温雀只觉得脑子一阵阵缺氧,自己的小she头也自动纠缠上去,生涩地缠绕卷动。



至少十几分钟后,两人才意犹未尽地缓缓分开。王林在温雀紧闭的眼皮上轻啄,柔声道:“舒服吗?



面对如此美妙的“猎物”,这一次王林不想那么心急,亲O吻之时极为小心,只释放了极其微弱的一丝暖流热气。即使这样,看温雀浑身发软,鼻息咐琳满脸绊红的样子,肯定也让这外表清纯,内里却闷搔大胆的少女。清0动难抑,此生难忘。



王林没有猜错,温雀也撅起微微发肿的双唇,在他脸上轻吻,嘴里嗯声娇吟:“王大哥,原来接O吻这么舒服,王林忍住笑意,又问道:“温雀,还要吗?”



“王大哥!”温雀在王林怀里不依地扭动着美妙的桐体,“你好讨厌,说话总是色色的,好像人家像荡fu一样。”一双娇艳如花的唇瓣,却轻轻地嘟起来,仰起脸来等候王林的“宠幸”!



正文 第97章 小人报仇



中午,王林没有请温雀去饭店,就让施小美帮他们买了两个盒饭送到办公室来。所谓有情饮水饱,正是形容现在勾O搭得火热的王林和温雀。



两人你喂我一口,我喂你一口,竟把十块钱的盒饭吃出了大饭店的味道,觉得今天中午的一餐饭是有生以来最好吃的。



吃过饭后,温雀因为还在实习期间,要回她实习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上班。王林和温雀约好下次见面的时候,将恋恋不舍的温雀送下楼,发现这丫头虽然背景神秘,来头有些吓人,但开的车也只是一辆极不起眼的奇瑞QQ,心里对温雀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。



下午,王林正在办公室看昨天的销售记录,施小美突然冲了进来,脸上一片惊慌:“王总,不好了,下面突然来了一群政府单位的人,听说是什么公安、消防、工商、税务、卫生好多部门的联合执法,说我们公司这不合法,那不合格,要封我们的帐查偷税漏税,还要我们关门整改消防设施、治安监控、卫生防疫什么的,我也搞不懂,朱总请你马上下去。”



王林一点也不着急,轻蔑地笑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还真是小人报仇从早到晚,这么快就来了么?”



施小美困惑地眨巴眨巴大眼睛,迷惑道:“王总,什么小人报仇,只争早晚的?”



王林笑着摇摇头,走到窗前拉开遮阳的百叶窗。只见公司大楼前停满了各个单位的执法车辆,浩浩荡荡有十几辆,气势还真是吓人。



从三楼之上,都能听到楼下的大办公室里恒通员工的惊叫声,还有那些所谓公务员的厉声呵斥声。



不出所料,王林也在那些执法车辆旁边,看到一辆极其嚣张的红色玛莎拉蒂跑车,某条疯狗得意洋洋地靠在车门上,看到王林办公室的窗户前有人影出现,立即远远地伸出双手,冲着这边竖起中指示威。



王林不屑地冷笑一声,回过头来对施小美道:“小美,我就不下去了。你去告诉朱总,让他全力配合政府部门的人,要查帐,让叶凤竹都交给他们。其它什么消防、治安、卫生的罚款也好,整改通知也好,统统都接下来,不要做任何辩解和努力,没有用的。”



施小美一听这话就傻眼了,吃吃道:“王总,这,这怎么行?那我们公司岂不是要关门了,姑姑奖励我的小轿车也没影了?”



王林被可怜兮兮的施小美逗得哈哈大笑,一把抱住这小狐狸精就狠狠地亲了一口:“哎哟,小美呀,你这财迷脑瓜子还能想点别的不?放心吧,王总我山人自有妙计,这些人今天怎么封我们的帐,罚我们款,过不了两天,我都会让他们乖乖地还回来。恒通公司绝不会跨,你的小轿车也绝不会飞走!”



看到王林自信满满的样子,施小美半信半疑地通知朱顺去了。



两个小时后,王林才关上办公室来到二楼,只见大办公?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快捷操作: 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